> 新聞中心   > 國內 > 正文

別讓“近鄉情怯”擋住回家腳步

核心提示: “有錢沒錢,回家過年。”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春節意味著回家團圓。然而據媒體報道,近年來,一些年輕人卻出現“怕回家過年”的心態。怕被催婚、怕被和別人對比、怕送紅包不堪重負……各種有形無形的“怕”步步緊逼,令許多人既想回家又心存恐懼。很多在城市職場打拼的年輕人,患上“春節社交恐懼癥”。

  【文化評析】  

作者:李思輝(媒體評論員)  

“有錢沒錢,回家過年。”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春節意味著回家團圓。然而據媒體報道,近年來,一些年輕人卻出現“怕回家過年”的心態。怕被催婚、怕被和別人對比、怕送紅包不堪重負……各種有形無形的“怕”步步緊逼,令許多人既想回家又心存恐懼。很多在城市職場打拼的年輕人,患上“春節社交恐懼癥”。

“近鄉情更怯”的背后既有城鄉生活習慣的差異、話語體系的差異、文化習俗的差異,更有交流方式不夠科學的問題——城鄉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客觀存在,文化上的差異也由來已久,但長輩對后輩的愛和期許始終如一,年輕人對故鄉和親人的眷戀也根深蒂固,雙方在感情和出發點上并不對立,只是交流方式出了問題,并由此加劇了文化的割裂,制造了焦慮的情緒。

誠如專家所言,捅破城鄉差異的窗戶紙,呈現在我們眼前的,是共同語言的缺失、共情能力的空白。而共同語言、共情能力,最原始、最根本的載體還是牽引我們不辭舟車、千里返回的故鄉。不論走得多遠,人們都不會忘記兒時生活的故土,都會時常憶起曾經嬉戲打鬧的場景,以及盼著過年的心情。在外漂泊時,人們常常小心翼翼地詢問電話那頭,故鄉“石墻黛瓦、又見炊煙”的古村落還在嗎?“古道西風,小橋流水”的老風景還在嗎?鄉村的舊學堂或者街巷的石牌坊還在嗎?這種對故土的眷戀,這種濃濃的鄉愁,正是接通共同情感的最直接聯系。

作家徐錦庚曾在作品《“懶漢”治村》中,講到浙西開化一個叫東坑口的村子,村干部逢年過節組織返鄉人員共謀家鄉發展的生動案例,頗有借鑒意義。鄉村治理者不妨利用年輕人返鄉的機會,把工作在外的能人召集在一起,介紹家鄉變化,集合年輕人智慧,共商家鄉發展大計?讓關心鄉村發展的人參與鄉村治理,既能夠讓他們與鄉村有更多現實交集,也有助于鄉村振興借力發力。倘能趁年輕人返鄉之機,達成廣泛共識,推動移風易俗,破解人情負擔過重等問題,則更具現實意義。

時代在變化,長輩們需要不斷更新觀念,體諒年輕人的不易。既關注孩子們飛得高不高,更需關心他們飛得累不累。努力讓家鄉的溫暖、美好成為春節的主基調。相對地,年輕人回到農村,可能有這樣那樣的不適應,不妨借此機會深入鄉村,讀懂鄉情,看到精準扶貧帶來的鄉村變化,看到中國鄉村正在發生的積極變化,認真思考自身是否能夠為家鄉建設出一分力?

“旅館寒燈獨不眠,客心何事轉凄然。故鄉今夜思千里,霜鬢明朝又一年。”1000多年前的一個除夕夜,一個叫高適的詩人道盡了“游子思歸”之切。春節是一個闔家團圓的日子,家鄉是一個停歇心靈的港灣。大家不妨定個規矩——春節回鄉,不談房子、票子、車子、位子,回歸鄉人本色,在“雪屋三盞酒,爐火一鍋肉”的氤氳中,暢敘親情、鄉情,把年過得更加溫暖而有意義。

《光明日報》( 2020年01月08日 02版)

    法律聲明: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、服務大眾,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,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[詳細]
責任編輯:柯婷
0
 熱評話題
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
东方6十1中奖奖金